云涛

欧美音乐#美文#美图

玛莎音乐之友:

其实,人总要习惯寂寞,不是所有光阴、一切风景,都有人相伴相陪的。。。

任何时候都要允许别人转身,曾经并肩而行的人,慢慢就散了。。。

并非无情,每个人都有其自身的使命,有需要续写与偿还的前缘旧债。。。

是的,你有你的山高水长,我有我的月小眉弯。此生只是有过这样一段交集,之后又成了陌路。

——白落梅

玛莎音乐之友:

红尘漫漫,心绪缱绻,我于这朵岁月里,一寂喧嚣里,一帘尘梦里,一盏杯影里,或思或忆,或悲或喜,想念一个人,感悟一段故事,或忆一段旧的光阴,偶尔写一些文字,来回眸时光之水流逝的涟漪,岁月轮回所走过的痕迹,足以!

静坐光阴,素心已娴,然,一笔婉约不了尘梦,一语唯美不了流年,唯有一颗素心,一份懂得,才能淡尘,淡世,及淡雅。也唯有淡,岁月才唯美,才悠然,才生香,静观凡事浮华,聆听红尘寂寂,让心在自然中的得到释然……

静观一滴雨,落在窗台,刹那间,幻化成一朵素色的莲,纯纯的,清清的,浅浅的,雅雅的,禅意浓浓,端坐细品,入脾,入心,也入了魂。一滴雨,如若所想,如若所愿,就能清凉一颗心,洗去一身尘,乃至清澈整个世界。

此时,我闻到了一股清香的味道。一阵风,吹落花叶,好似一朵朵纷飞的蝶,慢舞红尘,一路浅歌,虽凋零在即,却着实为秋季增添了一抹嫣然的景致,唯美散落,正事这不完美的残缺雕琢了岁月这场繁华,入了眸,入了画,也入了流年……

【文/图@云涛】

Canoe Pan:

玛莎音乐之友:

Amure 是一俄罗斯独立音乐人音乐项目(Project),
灵魂人物亚历克斯才华洋溢,在网络音乐界颇负盛名,
其作品雄浑粗犷,节奏强悍,很能体现出他们这个战斗民族的特征 ~

【虾米音乐:推荐:Canoe Pan】

聆听小屋:

玛莎音乐之友:

Arisk Priest来自俄罗斯的一支黑金属乐队,以往风格以新古典、暗潮为主。乐队成员Arisk Priest (Alexander Morgan)担任吉他、长笛部分,Astika Ida (Maria Veda) 担任键盘和钢琴演奏,Ayami (Natalia Morgan)主要负责传统乐器。Alexei Andruchin则客串演唱。

(文/网络/聆听小屋推荐)

玛莎音乐之友:

苏珊·希雅妮的音乐被美国乐坛如是形容“自然、纯净,彷佛是潜意识里最向往的温柔”。典雅唯美的钢琴与新世纪电子合成音乐之间原本很可能会是一种妥协的关系,但她却将二者完美结合,虽然音质旋律变化无穷,但音乐表情却是控制自如,因为对音乐的深刻体认,使得她能善用这样的语言去述说女人对感情的无限依恋,同时维持一种纯净自然的生命情怀。

——音乐推荐@云涛

爱与欲望
文/马德


如果爱简单到只有爱,没有欲望,那是圣人。不,也要把人字去掉,是圣。

圣没有七情六欲,于是就只剩下了简单。而人不一样,人的完美和幸福,需要通过七情六欲的满足来实现。

爱的丰富与细腻,有时候,是欲望的迷离展开,层层叠叠,是蝶恋花,是雨霖铃,是声声慢。最后,是念奴娇!

有的爱很纯净,看起来,里边没有任何欲望的参与。实际上,欲望也在其中,只不过,欲望化成了爱的双方对彼此的尊重和仰望。

然后,才清澈见底,才风烟俱静。

欲望的沧海里,渡尽劫波。

多少爱死在这沧海里。不是浪太大,不是舟太小,而是心先倾斜了,舟才沉覆了。最后,把恨记在浪大上,把怨撒在舟小上。

回首处,风也不是,雨也不是。然后,春也萧瑟,秋也萧瑟。

欲望的对称性,体现在渴求的对称上,以及获得的对称上。

最好的对称,其实就是彼此都主动,然后,在感应上心有灵犀,在爱的神秘和激情上和谐呼应。

——编辑/云涛

Canoe Pan:

玛莎音乐之友:

by Linda Kohanov
Before developing a taste for rock and jazz, Barabas studied classical music at the Caracas Conservatory in Venezuela. His skills as a pianist are admirable; Barabas's use of synthesizers is not quite so sophisticated but shows some promise. His recordings include 1988's Magic in December, 1992's Sedona Suite, 1995's Mosaic and 1999's Live.

【虾米音乐:推荐:Canoe Pan】

聆听小屋:

玛莎音乐之友:


小档案

外文名 Ivan Torrent

职  业 独立作曲家,制作人

地  区 西班牙

艺人资料
Ivan Torrent 是西班牙一个独立作曲家和制作人。为流行音乐和舞蹈艺术家在西班牙工作多年,作为一个设计师,也为广播电台做广告宣传和广告歌曲。但现在,尽管还在工作,Ivan Torrent想更专注于电影音乐的场景,为预告片音乐公司工作,以及做演示样品库。

(文/网络/聆听小屋推荐)

玛莎音乐之友:

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
文 | 雪小禅


每一个出色的女子,都曾在感情路上磕磕绊绊。在每次飞蛾扑火里烧成过灰烬,转而春风吹又生,爱情让内心丰盈的女子更丰盈,而让无力承受的人迅速枯萎。

往事不断被提及,偶尔有伤疤展示,很快云淡风轻。都是深一脚、浅一脚往前走的人,那些波澜壮阔与逼仄疼痛都同时属于我们。耽美于每个黄昏、清晨、器物的女子,活得像一株清丽的植物,内心里充满热爱。甚至,热爱生活中每一个刹那。

“无论睡在哪里,我们都睡在风里。”无论灵魂何处游荡,我们始终在“异域”飞翔。

自渡彼岸,以光阴为楫,任风吹,任雪来,很多光阴,你必须一个人。以为过不来的万水千山,一定过得来。

茶为嘉木,能成为茶人,心中必有一段春风、一朵清淡之莲、一截阔气豁朗,那浓烈、放肆、鲁莽之人,哪里能称为茶人呢?没有一份澄澈的清丽,也绝非一个好茶人。

小城的悲欢,日日上演,在每个人心中都会不同。就如同小城的风,千百年吹来,带着淡淡青色,夹缠着一些植物的气息和北方的凛冽,许多人记得,许多人忘了,许多人离开再也没回来,许多人从未离开。

把自己活成一种方式,活得没有时间和年龄,这是最美的修为。与光阴化干戈为玉帛,把光阴的荒凉和苍老做成一朵花别在衣襟上。

因为隔了太多光阴,许多事、人都加了滤镜似的,变得美而好。其实也许没有那么美那么好。浓度和强度都降了下来,回忆成为一个人的事情,那些吉光片羽闪着光泽,注定只能凝固在回忆里,因为再回来,亦不是原来的样子,而且,永远不可能再回来。

——音乐推荐@云涛

玛莎音乐之友:

聆听Richard Marx(理查德·马克斯)经典歌曲《Right Here Waiting》。

——音乐推荐@云涛